當年差點在動作戲中全員致殘的主角們,他們的老胳膊老腿在20年后是否能勝任新的動作場面?

20年過去了,無論是科幻迷線上閑聊、影視專業的大學生寫畢業論文,還是鄭重其事好像有人真在乎一樣列出什么 “個人 Top10 私藏片單”,《黑客帝國》(The Matrix)都很難脫身于外。它的現象級成功,把賽博朋克(cyberpunk)從一個少有人問津的科幻門派變成了青年朋友們展示自己不會出錯的選項,而影片對哲學文本和思想實驗的大量化用,更是為它賦予了永恒的回顧理由。

20年前,它是充滿隱喻和視覺奇觀的離經叛道之作;20年后,又變成了 “全讓你說準了” 的神預言。如今,不接茬 “缸中之腦” 聊兩句柏拉圖提出的 洞穴寓言 ,或是在看到2013年的《白日夢想家》(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中本·斯蒂勒(Ben Stiller)的角色發現他在機場只能租到紅藍兩臺車時,無法脫口而出 “這 TM 不就是尼奧的紅藍藥丸嘛!” 的話,那你或許該充個影視會員補補課了。

其實,就算你不清楚《黑客帝國》如何通過滿是哲學與社科大詞的豐富指涉,把一條亞文化支流演化為大江大河,如今也很難避開它對日常生活的全面包圍,因為這部 “劃時代神片” 改寫了我們的審美、娛樂與生活方式。

費盡心機想要在朋友圈po照時脫穎而出?試著搜索關鍵字是 “賽博朋克風” 的后期教程吧;恰好還是個游戲迷?太好了,以標志性的 “子彈時間” 為核心玩法的《Max Payne》(港譯名恰好就是影片靈感源頭之一的《英雄本色》)系列可供你隨時重溫,并且,民間開發者在游戲上市之后的幾年內就制作出了把主角 —— 一位臥底紐約警探 —— 替換為《黑客帝國》主角形象的各種模組,如果你足夠耐心或足夠無聊,不妨試試在游戲中寒風肆虐的紐約,用尼奧式的拳打腳踢干掉600多名敵人。火狐截圖_2019-09-23T09-25-52.568Z.png到底哪里最賽博朋克?給個準話

如果操作尼奧還是不能讓你過癮,你可以親自上陣演繹他的英姿,畢竟專為拍攝 “子彈時間” 設計的消費級專用相機已經問世,讓以往復制類似場面所必須的數十臺單反相機環形陣列成為歷史。

《黑客帝國》改變的絕不僅是觀看與娛樂的方式,屏幕之外,它可能還讓時尚界對一身黑的裝束多了些許寬容。

至少在《黑客帝國》的黑旋風席卷的千禧年前后,諸如 Bottega Veneta、Celine、Balenciaga、ANN DEMEULEMEESTER 一系列大牌,都不約而同推出了長款、黑色、皮革材質的秋冬新品,以往水火不容的品牌這一次出奇一致,或許只能解釋為它們都在追熱點,雖然電影中尼奧的大衣面料遠比T臺上的廉價 —— 只需每碼3美元,你家的窗簾布可能都更貴一些。

Spencerian_Matrix_cosplay.jpg嘗試漆皮裝束時請搭配點別的配飾,別讓不同的小眾文化圈子誤會(圖片來自: wikimedia.org)

模仿《黑客帝國》裝束的可不只是大牌奢品,電影在公映當年可能間接改變了數十個美國家庭的命運。1999年4月20日,科羅拉多州,兩名高中生手持四把長短槍支進入校園,制造了歷史上駭人聽聞的科倫拜恩槍擊案,兇手為了扮酷而自拍自演的錄像帶被翻了個底朝天,果不其然,家庭錄像中二人身穿長款黑色風衣,佩戴墨鏡的形象成了一小撮好事者為這部 R 級電影定罪的證據。

Harris-Klebold-Target-Practice.jpg后來,丹佛的一家地方報紙真的把黑鍋引到了電影主演頭上(圖片來自: wikimedia.org)

其實,無論是游戲界、時尚圈還是你我身邊的自拍達人,對無限增殖的 “黑學” 向來興趣有限,假如非要深究每一幀的深意,有可能還會大失所望,比如開頭綠你一臉的 “矩陣數字雨”,其實是電影的制作設計師從老婆的壽司食譜里取的材。全球范圍內,人們競相效仿的對象其實是和角色綁定的主演們,他們就算摘下墨鏡脫掉風衣,無論做什么事情仍然特別有戲。

事實上,這屆網友們釋放的情感實在過頭了 —— 基努·里維斯(Keanu Reeves)坐在長凳上吃三明治的日常生活平凡一景都能激發全球億萬網友同情(諷刺的是,表達方式是鋪天蓋地的 “Sad Keanu” 表情包和meme),換個角度想想,這不就是北京網友在地鐵車廂和街頭面館里偶遇竇唯的平常一天嗎?他們要是知道20年前在《黑客帝國》片場中的每一個拍動作戲的日子,對基努乃至大部分主演來說幾乎都是受難日,還不一定在社交媒體上鬧出多大動靜呢。

4833935554_f7d40c9cd6_b.jpg一切流行事物終究逃不過被消費,你甚至可以買到實體的 “傷心基努”

《黑客帝國》 的拍攝籌備工作,早在影片上映的兩年前就開始了。此前,基努·里維斯已經出演了超過25部影片, 初步塑造了影壇地位。比如1994年的《生死時速》(Speed),那臺在最后時刻才停下的公交車,載著他一舉沖破了演員事業的天花板。不過,福無雙至,影片制作過程中,他最好的朋友瑞凡·菲尼克斯(River  Phoenix)倒在了洛杉磯日落大道的一家夜店門口,再也沒有醒來。接下來則是他主演的《捍衛機密》(Johnny Mnemonic)《連鎖反應》(Chain Reaction)《愛上明尼蘇達》(Feeling Minnesota),票房與口碑滿盤皆輸,到了1997年,基努重返生涯低谷,這還不算完,同年,當他終于得以作為《黑客帝國》主角躊躇滿志地進組時,體檢結果顯示他的脖子里有一塊骨頭斷了。

基努和資深倒霉蛋的區別,或許在于他面對令人絕望的消息,拒絕坐以待斃,《紐約雜志》(New York Magazine)在1997年10月刊上簡短描述了他的難以置信 —— 他急忙去找自己的保健醫生再次確認,后者的回復顯然更有分量,讓基努立刻接受手術,急診。

BBBB18ED-02D9-4644-A39B-F45740DD8473.jpg基努當年的受難實錄(圖片來自:books.google.no)

為了保護職業生涯,更為了保護生命,基努不得不去做了頸椎位置的融合手術,關鍵步驟聽上去很簡單 —— 把植骨塞進椎間,打好內固定即可,然而,一想到脖頸里復雜的血管和神經,沒人敢說這是醫學界的行活兒,而且,術后恢復期的一切活動都需要小心翼翼。這時候還想主演電影,且一半都是動作戲,不要命了嗎? 

開拍之前,大男主性命攸關,其他主演呢?一位30歲出頭,另一位都快到不惑之年了。

性感神秘的崔尼蒂(Trinity) —— 凱莉-安·摩絲(Carrie-Anne Moss)出演過幾部肥皂劇和短命劇集,外加幾部如今已沒有人在意版權歸屬的電影(真的,你甚至可以在某些視頻網站上盡情觀看她的全長版早年作品,免費)。

史密斯特工(Agent Smith) —— 雨果·維文(Hugo Weaving)在澳洲老家和蒙特利爾的兩個電影節上都拿下過最佳演員的殊榮,奇怪的是,沒帶來什么事業上的突破。 

影片還沒開拍,幾位主演就散發出一種亡命之徒孤注一擲的味道,陳虎也沒好到哪兒去,雖然如今他已是著名功夫影星,還是包括《霹靂嬌娃》(Charlie’s  Angels)和《殺死比爾》(Kill Bill)在內的一系列好萊塢名作的動作主創,但在《黑客帝國》公映20周年之際,他作客獨立電臺節目 be4party,道出的主角與自己在片場的遭遇,比想象中還要慘烈。

這位基努·里維斯的老哥們, “我的朋友 Tiger”,1997年還只是只身赴美闖蕩的成都小伙,蝸居于哥們兒在費城的小屋,以教拳、打雜和征戰各路野場比賽為生。美國人在比賽現場為同胞的喝彩方式,是指著陳虎高呼 —— “打死他”!脫離苦海的出場券,是那一年沃卓斯基兄弟和華納兄弟影業重金請來的 “天下第一武指” 袁和平為他寄來的一張飛往好萊塢的機票,聘他擔任基努·里維斯的個人武術指導。

只不過這場美夢的雛形被基努脖子上的護頸給箍緊了。手術后的基努不僅無法完成任何一次像樣的踢腿,深入了解的結果更令人沮喪,基努除了早年間因膝傷放棄的冰球,已經十多年沒什么像樣的運動經歷,還不如陳虎在拳館里指導過的素人更有天分,至少素人們還能摸到自己的膝蓋,基努·里維斯擁有的卻是陳虎見過的離 “柔軟” 兩個字最遠的身體。

基努不僅摸不到膝蓋,從拉筋到開關節,大多數習武之前的基礎練習都給他帶來巨大痛苦。陳虎稍微掰一下他的關節,就能聽到撕心裂肺的慘叫。基礎訓練完畢,還會收到他的真誠發問:你就不怕把我弄傷嗎?

 10614658966_6c6b4fc76b_b.jpg陳虎和基努·里維斯在一起,2013年(圖片來自:Flickr.com)

其他主演也不見得有任何動作戲天分,在讀劇本階段,凱莉-安·摩絲始終不相信動作戲需要親自上陣,直到她被要求做一輪體能測驗 —— 在3小時內完成密集的跑步與功夫練習。此前她職業生涯中唯一的系統性訓練,只是一節空手道有氧課程,就讓她累到 “難以行走”。相比電影中凱莉-安·摩絲輕盈敏捷的動作風格,史密斯特工 —— 這位毫無人性的人形殺毒軟件被安排了一種更為直來直去、拳拳到肉的硬漢派打法,只是尚未傷敵一千,先自損了八百 ——

搏擊訓練期間,雨果·維文就傷到了自己的臀部,不得不直接進行手術。針對幾位主演的受傷詛咒持續到正式開拍 ,由于基努的傷勢直接影響了所有制片工作,他的動作戲一再延后,因此,雨果·維文帶著術后恢復期的屁股上陣,準備先拍幾場戲。結果,第一天的拍攝又讓他的腿部受傷,檢查后又發現一大塊息肉,不得不手術切除。

為了不讓全部主角全員致殘,袁和平與陳虎煞費苦心,反復調整武戲編排方式從而降低受傷風險,總算堅持到了主演們全須全尾大顯身手的打戲拍攝階段。不過,假如某些打戲讓基努親自上陣,后果不堪設想。

影片在最后決戰階段,曾出現尼奧把史密斯特工頂到天花板的橋段 —— 基努·里維斯的替身在那場戲中肋骨骨折、膝蓋受損,外加一側肩膀脫臼; 另一邊,他的大銀幕伉儷凱莉-安·摩絲陷入了更兇險的困境,在那場發生在 “前廳”(the government lobby)的著名大規模對射中,這對沒能順利通過安檢的男女需要干掉一大批全副武裝的士兵,乘上那部也許是影史上最難抵達的電梯。

在這個致殘風險極高的大廳里,似乎是考慮到基努·里維斯大傷后的負重能力,他手上的兩把 MP5K 沖鋒槍都被做成了塑料材質,加起來不到400克。

比起被周到照顧的基努,凱莉-安·摩絲就沒那么幸運了,在這場戲的高光時刻,崔尼蒂有一個漂亮的蹬墻空翻躲避子彈的升格鏡頭,袁和平和袁家班讓運動基礎很差的她,在這場戲的三天之前熟練掌握了這個高難度動作。

然而,在正式上鏡的一小時之前,凱莉-安·摩絲在前一場拍攝中,不慎遭遇跌落,大喊的那聲 “Oh no!”傳到了在場所有人的耳中,爬起來時,她感覺腳踝斷掉了。 

現場的醫護人員迅速為她檢查,觀察結論是“完全不相信你還能走路”,好在過膝長靴似乎起到了石膏般的保護作用。劇痛之下,凱莉-安·摩絲提出了一個可能斷送職業生涯的請求 —— 她請求現場的護士別把傷勢告訴任何人。 

她十分清楚,要不是因為導演的堅持,自己將淪為被好萊塢過于發達的選角行業隨時替代的小角色,哪怕她是女主演,只要被認為耽誤了拍攝進度,立即就會收到打道回府的機票。她想要這個角色,就像袁和平對她講過的 “這對你來說是最重要的事”。 她沒有告訴任何人,并且若無其事地完成了那個漂亮的蹬墻空翻,拍完“前廳”,周末接踵而至,她自述已經 “無法行走”。

在這個打戲密集,也集中了主演們致殘風險的大廳里,基努·里維斯和凱莉-安·摩絲順利完成了要命的戲份,乘上電梯抵達天臺,尼奧施展了電影史中前無古人的 “子彈時間”,躲開了射向他的子彈,并在結尾段落,和手術后不久、臀部剛好利索的雨果·維文上演最終對決。

5D4BF36C-6E0B-4F66-952F-B9C6E640509B.jpg真的,天臺上這一幕的要命程度,遠沒有其他動作戲高

1999年,《黑客帝國》首映式上,基努·里維斯在接受采訪時,被問及影片拍攝過程中遭遇的挑戰,他停頓了足有五秒才答:“……有時我想做的更多,但時間總是不夠。”

這只是面對媒體時的套話,武術指導陳虎的解釋更為生動:即使這位主演需要面對可能讓他丟了命的打戲,他仍然會在無法完成心中目標時對自己大發雷霆 —— 撕破自己的衣服、用力錘打胸口。為了完成《黑客帝國》,基努對自己的要求上升到了無比嚴格的程度。隱瞞傷情的凱莉-安·摩絲,手術后重返片場的雨果·維文也是如此。 

當然,20年后,你可以繼續把《黑客帝國》看作劃時代的神片,但同樣需要指明的是,這是一場主演們 all in 的賭注。

距離基努·里維斯在《黑客帝國》首映現場的一時失語已經過去20年,今年,《黑客帝國》公映20周年之際,場面似乎比他當年目睹的還要盛大。首先是全球院線的順勢而為:7月,亞洲上映4K數碼修復版,8月底,北美135家影院重映一周,然而,這一切都不及今年8月20日來自 variety.com 的 獨家消息 ——《黑客帝國4》將由拉娜·沃卓斯基(Lana Wachowski)執筆劇本,20年前一起經歷重重險境的基努·里維斯與凱莉-安·摩絲將再度攜手,明年,影片即將進入拍攝階段。

The.Matrix.glmatrix.2.png你早晚會欣賞到這一幕重現大銀幕,只不過不是明年,也不是后年

合格的《黑客帝國》續作,一定會經歷漫長拍攝與制作過程,當年差點在動作戲中全員致殘的主角們,他們的老胳膊老腿在20年后是否能勝任新的動作場面,也是未知數。IMDb 上預測的影片 上映時間 恰好說明了這一點 —— 至少要到2022年,我們才能看上這部有生之年系列。不過,在這期間全球范圍內的影迷可不會閑著,從愛爾蘭都柏林到美國西南部的小城奧格登,全球范圍內紀念《黑客帝國》20周年的活動邀請,通過社交媒體牢牢抓住了當地人的眼球,在大大小小的汽車影院與酒吧組織的重映活動中,人們依稀感受到了當年的公映盛況。 

但是,這些線下活動都太常見了,真正的硬核影迷,只會用硬核方式來為下一部《黑客帝國》預熱,他們選擇自組日本團隊,打造出一部短小的 “精神續作”。

如你所見,這次尼奧面對紅藍藥丸的命題,做了完全不一樣的選擇,在影片中,他找到了新辦法,來應對戰斗時的發揮失常。被進口鈣爾奇UC2小藍片加持的主角,沒有讓關節問題影響對決,并最終戰勝夙敵。我們希望在20年后,現實中的電影主角們,也能用靈活有力的關節、矯捷的身手繼續在《黑客帝國》世界中的冒險,這次的冒險,不一定需要再擔風險。

現在,你可以點擊進入京東 “鈣爾奇海外自營旗艦店”,選擇你的 UC2 小藍片了。

© 異視異色(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及使用,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