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體腐爛了那么久,警察也沒什么 ‘遺體’ 可以搬運了。這個人基本上腐爛成了肉湯。”

警告:文中部分圖片可能引起不適,請謹慎閱讀。

我是在荷蘭的東部小鎮韋爾(Wehl)見到塔魯爾·奇拉克魯(Tugrul Cirakoglu)。當時他正在一位已故女性的家中。這位女性從樓梯上跌倒身亡,被發現時已經死亡一個月了。警方已經搬走了她的尸體,所以現在該由我們負責清理現場。

在我趕到現場時,奇拉克魯正在屋外穿一次性工作服。我們一起按下門鈴。開門的是死者的侄女,她請我們進屋。屋子里的尸臭刺鼻,我只感到惡心想吐。奇拉克魯則鎮定地拖干凈了走廊地上的大灘體液。看著數以百計的尸蛆在他的拖把下蠕動翻滾,我問他這些蛆為什么是黑色的,他解釋說:“這些是肉蛆,它們和你在堆肥里看到的蛆不是一個品種。”

我們花了大概兩個小時的時間把蒼蠅全部趕走,從樓梯上揭下血跡斑斑的樓梯毯,安裝好空氣凈化器。這個時間足夠我對奇拉克魯進行采訪,了解這個29歲的年輕人為什么決定干現場清理這一行,他的公司也是荷蘭地區唯一一家專業做 “創傷及罪案現場清理” 的機構。

1568886171522407.png塔魯爾·奇拉克魯

VICE:你是怎么成為一名罪案現場清理人的?

塔魯爾·奇拉克魯:我在讀研的時候學的是管理與國際商務專業,因為畢業之后在求職路上四處碰壁,所以決定自己創業。我在2014年用300歐元創辦了這家名叫 Frisse Kater(剛剛宿醉)的清理公司。最開始,公司的主營業務是在客戶開完家庭派對后去現場清理,但是后來發現在保潔這一行也遵循 “事情越難,利潤越高” 的定律,于是我決定把業務方向轉向更加特殊的清理工作。隨后我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在網上了解如何清理血液和體液一類的污漬。

你都了解到了什么?

主要是發現清潔設備的價格都貴到感人。在過去的四年時間里,我光是在清潔設備上就投入了15萬歐元,包括購買專用消毒劑、去污劑、刷子、膠棉拖把、一次性工作服、氧氣面罩、特制吸塵器等等。那個特制吸塵器一套1500歐元,它配有一個特殊的過濾器,能夠避免細菌飛散到空氣當中。如果你要清理尸塵,就必須用到這種吸塵器。

尸塵?

尸體分解很長一段時間后,就會開始塵土化,如果你用普通的掃把或者吸塵器去清理的話,一些尸塵會飛散到空氣中。如果你吸入帶有尸塵的空氣,其實和吸入尸體無異,這會引發各種疾病。

1568886247893492.jpeg

這些設備你都負擔得起嗎?

當然了,去年我們年入25萬歐元。雖然錢對我來說已經不是問題,但是我的目標是年入百萬。目前我能拿到一半的收益,另一半則是用來支付員工薪水、辦公室租金、清潔用品、汽車和稅費。

你是按什么標準定價的?

我的服務分成很多種類。我有一張清單列出各種服務的成本和利潤情況。比如說,如果你要我從廁所里清理150公斤的屎,那就需要購買最貴的服務,每天需要支付我們3600歐元。價格最低的也要1700歐元一天。

150公斤的屎?聽起來好像有故事。

是的。今年五月我們收到一家物業管理公司的電話,希望我們能幫忙把150公斤的屎從一個廁所里清理出去,因為附近的住戶都在抱怨氣味很重。為什么會這樣呢?因為那間公寓住戶的廁所不知道什么時候堵了,但是那個家伙并沒有想辦法疏通廁所,而是繼續強行排泄。最開始是把馬桶給拉滿了,后來又直接在廁所地板上堆肥。到最后,他只能蹲在廁所門檻上屁股對著里面拉屎。整個廁所都給他拉成了一片田野,最神奇的是那家伙的臥室就挨著廁所。那棟大樓的物業也沒有要趕他走的意思,所以我們清理廁所的那天那個男的也在場,他還在旁邊若無其事地看報紙,好像那些屎不是他拉的一樣。

1568886274373823.jpeg清理現場的外面

這是你做過最崩潰的工作嗎?

那倒不是,我們還碰過更惡心的。兩年前,我們接了一單活兒,是去一座房子里清理尸體。房主是一個重度肥胖的男子,已經在屋子里死了五個月。他的家人因為一直打不通他的電話,所以意識到情況不對,于是他們和警察一起來敲門。尸體腐爛了那么久,警察也沒什么 “遺體” 可以搬運了。你只能用鏟子把遺骸鏟進袋子里。這個人基本上腐爛成了肉湯。警察告訴我尸臭實在太重,他們一進門就吐。后來他們打開陽臺門換氣,害得街對面酒店的一半房客退房,因為他們根本受不了那個臭味。

你到現場的時候是什么情況?

因為那個家伙的塊頭太大了,而且尸體腐爛了很久,所以他的體液還有尸蛆在地上鋪了大概十平方米的面積。你得把整個地板還有下面一層全部撬出來。他的體液滲進了水泥里,把水泥都染黑了,整個廚房也報廢了。他的房東雇我們來清理現場,因為他還想把房子租給別人住。這項工作就屬于最嚴重的那一類。

我們什么樣的清理工作都來者不拒,清理砍殺現場、槍殺現場,我們都接。之前碰到有個人在自己家里被斧頭砍死。斧頭劈在他的頭上,腦組織濺了一墻。還有一個女人精神病發作后捅了自己幾十刀,到處都是血。但是我見過最讓我崩潰的情況,是清理有胃腸道大出血的人遺體。因為是胃出血,所以你要清理很多和血混在一起的糞便。

1568886327168930.png截圖來自奇拉克魯 YouTube 頁面 

這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嗎?

六個月前,有一個32歲的男子胃腸道出血,他躺在床上硬撐了一個月,在此期間一直都睡在自己的尿液、血污和糞便之中,病到根本起不來。在此之后,他又出現了一次胃出血,幾天后就死了。最神奇的是這家伙居然還有室友。他的室友一直沒有去他房間看他出了什么事,直到他慘死一周后聞到異味,才發現他已經死了。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這個家伙已經在床上被折磨了整整五個禮拜。這幫人都是吸毒的。我們在那里清理現場時,死者的一個室友還走過來問我能不能拿走死者的筆記本電腦。他們巴不得我們清理完趕緊走。

你們是怎么清理大面積的血跡的?

就是靠用力擦。當然具體取決于實際情況。如果血跡是在無孔材料上,我們就能清理干凈。但是像木頭這種有孔材料就必須拆除。如果是碰上尸體,就只能看運氣了。有時候尸體才剛開始分解,有時候則是爛成一灘。

這項工作對你個人有什么影響嗎?

開始做這份工作之后,我就認識到人性的墮落。死人并不會讓我感到震驚,是人總有一死,真正讓我驚訝的是孤獨問題和精神健康問題在荷蘭有多嚴重。我們總是被描繪成一個美麗、幸福的國家,但是既然這個國家這么幸福,為什么會有人在自己的廁所里留下150公斤的糞便?為什么會有人在家里死了五個月還無人問津?

這些案例會讓你意識到荷蘭其實是世界上個人主義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我也去過一些成功律師和醫生的家里,他們的家也是臟成狗窩,他們還在客廳里向我哭訴他們有多孤獨。我對血和污物并不介意,但是看到和感受到這種強烈的孤獨與悲傷情緒,真的會讓我心里很難受。


頭圖為塔魯爾·奇拉克魯。本文照片均由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原載于 VICE Netherlands

Translated by: 英語老師陳建國

編輯: 方之瀾

© 異視異色(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及使用,違者必究。